《巴黎圣母院》的哥特式花窗(图)

918博天堂 2019-04-16 17:10 阅读:93
(原标题:《巴黎圣母院》的哥特式花窗(图))

《巴黎圣母院》

 

  《巴黎圣母院》 (法)维克多·雨果 著 陈敬容 译 人民文学出书社 2015年4月 订价:36.00元

 


  ●林文俏

  掀开《巴黎圣母院》,一幅幅精细的哥特式修建油画扑面而来:挺拔的圣母院,崇高的拱顶,热闹的广场,孤绝的罗兰塔……组成了小说中人物的根基勾当空间,浮现着作者富厚的感情。站在广场仰望教堂,那高大的形体加上顶部矗立的钟塔和尖塔,泛起一种向云天升腾的雄姿;进入教堂内部,无数的垂直线条引人仰望,数十米高的拱顶在幽暗的光泽下隐约闪烁,使人布满联想,好像上面就是天堂。最精通的是随处可见的一扇扇造型和花色各异的“花窗”。巴黎圣母院被雨果称作“石头交响乐”,花窗是石头交响乐最动人的“音符”。巴黎圣母院的花窗结构工艺十分精良多姿。细长的被称为“柳叶窗”,圆形的则被称为“玫瑰窗”,多瓣的玫瑰花呈放射状。窗内幽暗,布满了宗教的神秘;窗外美景,拜托着人间的但愿。花窗在西欧哥特式教堂内皆有,可巴黎圣母院却与众差异。花窗占据了整个墙面,全都开设在最显眼、最得当、最适宜装饰的处所。

  对巴黎圣母院的花窗,雨果在小说里用足了笔墨。有关窗的词汇有“窗”、“窗洞”、“窗框”、“窗架”、“圆花窗”、“天窗”、“尖育隆窗”等等。书中有多处关于花窗的细致形貌:“窗,尽是千奇百怪的彩色玻璃;一个个广大的大厅出口,都是精雕细刻的华美门扉。而所有这一切,圆拱,大柱,垣壁,窗框,护壁镶板,门扇,塑像,从上到下,满目湛蓝和金黄,光华斑斓,色泽照人。”“小教堂门楣上那镂空的蔷薇花瓣小圆窗,纤秀而优雅,尤其是一件精品,恰似一颗用花边做成的星星。”“那正中庞大的花瓣格子窗户,两侧有两扇犹如助祭和副助祭站在祭师两旁的侧窗,那用秀丽小圆柱支撑着厚重平台的又高又削的梅花拱廊,尚有两座巍巍、黝黝的钟楼,石板的前檐,上下共六大层,都是那宏伟壮丽整体中的调和部门,所有这一切,连同强有力依附于这肃穆庄严整体的那无数浮雕、雕塑、镂錾细部,都相继而又同时地,成群而又有条不紊地展此刻面前。可以说,它是一曲用石头谱写成的波涛壮阔的交响乐。”“那些彩色玻璃窗,我们的祖先曾目不暇接,叹为观止,犹豫于大拱门圆花窗与半圆形后殿尖拱窗之间,又是谁把这些‘色彩强烈’的玻璃窗换上了冷冰冰的白玻璃呢?”


  这些瑰丽的花窗,不只是绝伦的修建元素,它们在小说中照旧叙事的主要视角。卡西莫多第一次进场是在选举“愚人王”的勾当中,在一个六角形窗孔,就像苏州园林中镂空的窗,让最丑恶的人露面。很多丑恶得可骇的人,一个接一个表态,最后呈现的一个把所有的丑都盖倒了,就是卡西莫多。拉·爱斯梅拉达的进场也是通过窗口:“这时,一个跨在窗口上的青年突然喊道:‘看!拉·爱斯梅拉达!拉·爱斯梅拉到达广场上啦!’这句话像带着股魔力,引得大厅里剩下的人全都跑到窗口爬上墙头观望着,一迭声地喊道:‘拉·爱斯梅拉达!拉·爱斯梅拉达!爱斯梅拉达被判死刑,母女俩则是在罗兰塔的窗洞前相认……由此可见,窗户成为情节转折的枢纽和人物寓目标所在。通过书中人物在窗前寓目引出后头的叙事。哥特修建花窗适于“看”的型制特点也造就了中世纪人“看”的习惯和洽奇心。以独具一格的“看”的视角建构起小说空间叙事的圆心布局。只要吉普赛女人爱斯梅拉达的巴斯克手鼓的咚咚声在广场的石板上响起来,巴黎人就如同施了邪术一样,或涌向大厅的窗口看,或爬到墙头上看,或脸贴着老鼠洞的铁栅窗边看,或透过自家阳台的花格看,或蜷伏在圣母院楼上俯视。

  巴黎圣母院有两个花窗都是1250-1260年制,固然颠末两次世界大战的洗礼,但到此刻它们照旧生存和用着本来的玻璃。花窗浸透着巴黎市民浓厚的爱国主义热情。二战期间该市市民在德寇入城前,冒着生命危险,,自发地组织起来,把玫瑰花窗上的一块块玻璃小心翼翼拆下,分门别类生存在各家地下室。二战事后,从头装修,居然一块不少,完美重现,令世人惊叹不停。
版权声明
本文由918博天堂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自《巴黎圣母院》的哥特式花窗(图)https://www.guanlixuejia.com/news/79396.html